bet36体育在线

在线投稿 返回校网首页

南传名师|陈小波:什么时代都是做事情的最好时代

2022-06-24 浏览量:1311

始发于2019年的新冠疫情,已进入第四年。很多人的生活与命运被无奈地改变。一些人陷入焦虑、一些人选择躺平,然而,已从新华社荣休、走上高校讲台的陈小波却认为:“虽然疫情深深改变了我们的教与学,但什么时代都是做事最好的时代。”日前,围绕“2022年的教与学”主题,陈小波接受了专访。

陈小波是新华社领衔编辑,中国重要影像学者、出版家和策展人,编辑出版《中国摄影家研究》(十本)、访谈录《他们为什么要摄影》、影像人类学著作《影观达茂》(八本)等重要图书,任新华社微纪录片《国家相册》图片主编及讲述人、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摄协策展委员会主任,先后在国内外策划近二百个图片展,用影像讲述中国的故事,在国内外产生深远影响。2017年陈小波从新华社荣休,应邀来到南京传媒学院任副校长、摄影学院院长。


Q:小波老师在新闻界、摄影界从业四十余年,后期又深度参与策展业和文化界的一系列活动,足迹行遍大江南北,目光所及世相万千。2017年您从新华社荣休后,是哪些因素,促使你选择来到高校、来到南京传媒学院执教?

陈小波:我自己一直很喜欢教育,也很喜欢孩子。在新华社工作的时候,曾有几次去大学工作的机会,但那个时候因为特别喜欢我的工作,就没有去,以至后来我都有一点点后悔。我觉得我具有当老师的一些素质,到了南京传媒学院以后,也证明了这一点,我跟孩子们的沟通非常融洽。

南传学院诚挚的邀请,帮我达成了心愿。我第一次来到南传时,看到这么美丽的一个学校,就动心了,决定要来。我曾在美国做过一次大学的旅行,看过一些非常美的大学。看到南传,特别惊奇:中国还有一所这么漂亮的大学。当时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那个大草坪和学校背后方山。而且接触到的这个学校的师生,特别诚恳。


Q:您在新闻、摄影、策展、文化等领域,有广泛的工作经历。基于这些丰厚的业界背景,您想为南传学院的摄影教育,带来哪些新的元素?会做哪些新的调整和尝试?

陈小波:我想为南传带来中国最优质的资源。虽然也受到疫情影响,我每年还是为南传带来很多的业界重要的艺术家。去年我们做了几次大的活动,请了中国摄影界最重要四个摄影节的艺术总监来做南传客座教授。请了国内视觉艺术、人类学的一些年轻学者来做讲座。越来越多摄影界的大咖对我说,愿意和南传一起,为推动摄影教育事业做一些事情。

这些年我一直站在影像艺术的最前端做编辑、做策展人、我也担任过多个国内国际的大奖的评委,这让我站在最前沿领域思考影像的发展。我一直在想的问题是:中国摄影要往哪里走?影像发展需要什么样的人来推动?我带着这样的想法,带着一众优质资源来南传工作。去年秋天我们在南传做了“金秋雅集”,就是想为摄影教育事业更好地引入和汇聚业界的力量,十几位摄影界重要推手都参加了这个活动。

去年,摄影学院开始做“艺术家驻校计划”。请一些杰出艺术家、设计家、出版家来南传来拍摄、做展览、做书,摄影学院艺术家配年轻的老师当助教,带着学生团队一起参与,这样的实践教学效果非常好。这是学院老师学生的福音,我们会持续不断做下去。


Q:您到南传学院主持摄影学院工作已是第三个年头。在您看来,摄影教育的本质是什么?南传学院如何帮助学生构建一流的学业体系,帮助他们打牢打深专业基础,未来在专业上走得更高更远?

陈小波:我曾在一些高校担任客座教授,我发现现在的影像教育的方向其实是有一些问题的。摄影专业不能培养只会按快门的人。我经常说要做推进影像文明发展的事情,而影像文明的发展有很宽很宽的领域,按快门这个动作其实只占其中很小很小的一点。我来南传以后就跟老师同学灌输我的观点:绝对不培养只按快门的人,因为只按快门的人到了社会上是没法走出更宽广的道路的。我知道社会上需要什么样的人。比如说、以我自己为例,为什么这个年龄还被社会所需要,就是因为我掌握了一些能够推动影像文明往前走的能力、一些帮助人的能力。比如我会用图像来研究历史,会做摄影师个案研究;我会做展览,会做很小的展览,也会做很大的展览,会做国家级的展览,会做行业的展览。在2018年做了三个展览,《图像证史——中国改革开放40年》大展在国家博物馆,我是执行策展人。《国家相册 致敬历史》大展在首都博物馆,我是执行策展人;《记忆星辰---纪念周海婴九十诞辰摄影艺术展》在中国美术馆举行,是鲁迅先生之孙周令飞先生请我做的策展人。一到摄影节、艺术节,我都会接到很多艺术家邀请担任策展人。我还会做图文书。中国拿起相机的人数庞大。这里面可能有几十万人想做一本自己图文书,谁来帮他们做?

做这些事情必须是学过摄影的人,但是如果你学的摄影只会按快门、你是做不了这些事情的。所以我们要培养有文化的摄影者、有灵魂的摄影者,摄影里的知识分子。这是我的一个目标。现在你再跟学生说简单的构图、用光,其实他们早就会了,而且现在的相机完全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。所以学校应该帮助孩子们建构一个非常扎实的人文学科基础,而摄影技术其实在整个教学体系中是很小的一部分。所以我在大学三年级的第一节课都要讲,从现在开始你再不要触摸相机了,你们赶紧去学人类学、社会学、历史学,去大量读书,或者至少把英语学好。

在影像工作领域,按快门本身只是最末端的工作,摄影教育要培养有非常扎实的文化功底的,有远见卓识的,内心非常丰富的人,我们一直在努力。


Q:近年来,科技创新与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,深刻改变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在您看来,在新闻、摄影、视觉艺术等领域,有哪些新的业界动向值得在校学生关注?有哪些新的业界机会值得学生提前准备、把握?

陈小波:互联网时代、新传媒时代到来,对很多行业都会有冲击。每一个行业都有可能变成新技术驱动的现代化行业。因为摄影本身的技术含量,会受到更大的冲击。我们的学生要更好地掌握新技术,从一张照片的制造者,变成照片的赋能者,变成智能媒体的创造者。通过为照片赋能,让照片能够对人类文化、文明产生更大的影响。

比如说新华社做的微纪录片《国家相册》,那些老照片放了半个世纪的都没有人动。但是它到了新传媒时代,用了新媒体的技术与传播方式,那些照片活起来、动起来、串起来,照片原本所包含文化、历史和常识,突然在新技术都帮助下变成一个伟大的叙述者。

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重要的课题。放弃工业社会的教育方式,尽快调整到数字时代的教育方式。任何一位老师现有的知识结构都不可能满足这种教育的要求与变化,所以我们要求教师从“教授者”变成“引导者”,边学边教。我们现在的所有调整,都是在往新传媒时代如何让照片赋能这个大的角度上来做。帮助学生更早、更多地接触和参与业界一流的影像专业团队,从传统的单一照片的制造者,变成智能媒体影像的创造者。


Q:您来到南传学院工作,恰逢新冠疫情持续肆虐。就您的切身感受而言,疫情对摄影专业的在校教学,产生了哪些不利影响?摄影学院的教与学,如何克服这些不利影响?

陈小波:首先,疫情是影响不了我这样的人的。多年来掌握了一种能力,就是外面再乱,别人再乱,越是我做事情最好的时候,我希望我的学生都会有这样一种能力。比如说我们一些学生面临毕业设计,很多人就说,我必须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摄影。其实根本不用,在我们学校里有无数可以拍的东西。我们要让学生懂得:摄影在离摄影最远的地方---那是让你跳出摄影来思考摄影,但是摄影可拍摄的东西离你很近很近。在方圆50m、5m的地方,你都能拍出好东西来。摄影学院徐天旸同学,疫情期间就在校园里拍摄到几十种上百种人们从不注意的动物。在校领导的建议下,我们为他做了工作室,这也是第一次为一个学生做工作室。

一个老师能为孩子们做的事情,其实是多种多样的。只要时间允许,我会尽可能找孩子们一起喝茶、谈书、聊天,甚至吃我做的面条。2021级新生,我和几位老师同学一起,在摄影学院的文创布包上,亲笔为新生写上文字,做为礼物送给学生。最近我又在给四年级毕业的学生写。我会认真地挑选每一组诗句,我写上去的每一个字,都有我的情感在里面。

疫情其实不会影响人和人的交流。我常常跟学生说,疫情期间你不能老在宿舍里头待着,图书馆是开放的,球场是 开放的,大草坪永远在蓝天下。快去图书馆,快去球场,你可以找几个同学们在草地上聊天、拍照、读书。我这样的苦口婆心也许不能够影响到所有的人,但走近我的人我都会跟他说。希望我说的话能给他们一点点影响。


Q:持续的疫情和复杂的国际局势,对我国社会经济产生深远影响,经济低迷下行。近年来,全国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越来越难。南传摄影学院对此有何应对措施?面对应届生就业难现象,您对学生们有何建议?

陈小波:我们会尽力地去解决。只要孩子努力,孩子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努力,我一定会把他送到很好的地方去实习。今年我们就联系了新华社的总社和分社、中国文联、南都报业集团等推荐学生去实习。过去曾经合作过的一些单位都在给我们的学生实习的机会。我跟孩子们说,实习期间,老老实实、踏踏实实,要让大家看到南传学生好的素质、好的品行。

我还有一个建议,就是去考研究生,或出国读书,这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我相信任何一个安排都有它的美意所在。

国家目前在经济上面临的一些困难。我们国家都已经经历了很多艰难险阻的时代,但靠着中国人的勤劳、勇敢、隐忍,都走出来了,而且一次次走出新的道路。学生也要在个性里有这样的东西,你一定会等到太阳出来的那一天。


Q:去年以来,“躺平”成为热词,一些青年人开始选择躺平的生活状态。而您在南传学院的一次讲座上说,“什么时代都是做事情的最好时代”。青年学生怎样才能建立起积极求学、做事的心态和状态,您有何建议?

陈小波:什么时代都是做事情的最好时代,我自己就是这样做的。我们这一代人能走到今天特别不容易。我的小学、中学和知青插队的同学,最后能上大学的只有一到两个人。我们每一步来之不易。我知道光阴对我的重要性。当然我也很幸运的做了一件我特别喜欢的事情(新华社图片编辑)。我很爱我的职业,好像没有半秒钟厌倦过我的工作。

在新华社的时候,也有人说小波老师你就没有沮丧的时候?没有焦虑的时候?我肯定也有呀,每个人都会有孤独的时候,每个人都会有不如意的时候,但对我影响不是特别大。不良情绪在我这里停顿的时间非常短,因为我有做不完的事情。我不会跟周围人比,只跟我自己的过去比。一路走来,哪一步选择错了、哪一步没有遇到帮助我的人,我都走不到现在。我每一步路都很努力。除了努力,你我一直遇到帮助我的人,所以我一直深怀珍惜和感恩之心。

我给今年的毕业生的摄影集写的前言,名字就叫:《被恩情包围的孩子》

“……每个人一生都会得到太多的帮助,受教育就是你获得的最大恩德。而这背后,是无数人的心血在浇灌这恩德。

四年来,为了把你们培养成为精神和身体都健康的人、对推动社会发展能尽一己之力的人、心存良知明辨是非的人、远离野蛮拥抱文明的人、一生能走正路的人……每一位老师都全力以赴了。

在我们学校,我每天都看到被恩情包围的孩子,我也会发现会感恩的孩子。看着活在恩情中的孩子,我常常心生祝福:带着这恩情,朝着有光的地方向上生长吧。 

做完这个展览,你们就要与大学告别了。新的生命旅程即将开始。这旅程的起点就是:用知识服务社会、回报给你恩德的人。

这也是你一生最重要的功课。” 



分享:

南广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,版权均属于南广新闻中心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 源:南广新闻网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。

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 本网对其负责。

③ 有关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。

※ 联系方式:bet36体育在线新闻中心 xcb@cucn.edu.cn

相关新闻

热门标签

学校bet36体育在线 教学科研 学风建设 招生信息 就业创业 对外合作 国际交流 社会服务 校园文化 学术讲座 人物访谈 专题总览 后勤保障 获奖喜讯 校友动态 时评文章 行业前沿 高教改革 推荐阅读 媒体报道

一周热点